马斯克敲门 特斯拉半年后中国听响

“我觉得总要有人推动用新的思维框架去思考问题。我曾经期待传统行业内能生长出电动车的新潮流,但是我发现他们其实做不到。所以我相信我需要用Tesla来创造一个新的思维架构来告诉行业其实有不同的方法。”特斯拉创始人兼CEO马斯克曾如此诠释自己投身电动车领域的动机。

在马斯克今年4月访华后至今的近半年时间里,特斯拉在中国用一种特立独行的方式将看似不切实际的电动车商业化理念付诸实施,并且开始实现大规模的推广。

遍地开花

今年4月,马斯克访华,分别在北京、上海向首批车主共交付特斯拉 Model S 汽车。自此,掀起全球电动车浪潮的特斯拉进入中国,并源源不断向中国用户交付车辆。今年7月、9月,特斯拉杭州、深圳、成都服务中心先后营业。目前特斯拉已完成在中国华东、华南、西南、华北的市场布局,在北京、上海等5个城市,建立了7个服务中心。

一度困扰用户的充电问题,在特斯拉开启“目的地充电项目”后似乎也不再是困难。6月,特斯拉相继与北京银泰中心和望京 SOHO 宣布合作,共建11个充电桩,为“目的地充电项目”开了一个好头。

不止在北京,银泰中心在全国多个银泰商业地产和百货门店就将设超过 40 个特斯拉专用充电车位,提供免费充电。而SOHO 中国也将与特斯拉进行全面合作。在这些商场、写字楼中,人们一般停留时间会比较长,购物休闲、工作的同时解决了充电问题,这种模式对商业地产商、车主以及特斯拉 都有利。随后,这一合作模式在全国范围进行推广。目前,特斯拉已经在7个城市,建立了18个超级充电桩,在55个城市建立了400多个目的地充电站。

在充电站网络建设中以及在充电站概念普及上,特斯拉车主功不可没。他们自发从北京到广州,打通南北充电线路,沿途在16个 城市总共捐建 20 个充电桩;从张掖出发,历经嘉峪关,一路在13个地点建立起28个目的地充电桩,第一次将特斯拉开到了世界屋脊青藏高原。

最新的消息是,特斯拉与中国联通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共推特斯拉充电站建设。双方将于今年内在全国120个城市共同兴建400个目的地充电站,并同时在20个城市铺设超级充电站。而在9月,特斯拉与高德地图达成合作,共同支持特斯拉充电网络地标信息的查询和导航。

与此同时,特斯拉的政府公关自马斯克访华开始也打开了局面,并与政府官员频繁互动。这些政府官员包括工信部部长苗圩、科技部部长万钢,甚至是国务院副总理汪洋。9月,万钢还参观了特斯拉美国加州总部工厂,并与马斯克会面。特斯拉先后获得了一些地方政府在新能源汽车发展政策上的支持,特斯拉在上海、杭州获得电动车牌照,车主不用竞拍。

麻烦待解

一切看起来很顺利。然而,成长的烦恼一直如影随形,尤其是在充电问题上。

如何在中国尽快建立起特斯拉充电站网络,一直是马斯克认为特斯拉在中国亟待解决的问题。但是就中国电动车充电、换电标准不统一,特斯拉在中国大范围建设充电站遭遇难题。

今年6月,特斯拉公布了所有电动汽车专利,这被外界解读为,特斯拉想要“绑架”国标。因为特斯拉产品市场化较早,充电系统的研发比各个国家国标的制定要早,与中国、美国、日本、欧洲的标准都不一样。“这是特斯拉发展的最大难题。”汽车业内人士表示。而马斯克的公开表态——“最终目标是创建一个标准的技术规范,让其他的电动汽车制造商都可以采用”——这让特斯拉的野心彰显无遗。

7月,德国总理默克尔与中国工信部部长苗圩宣布启动中德电动汽车充电项目,并有望统一中德充电接口标准。至此,跨国车企争夺电动车充电话语权进入白热化阶段。在8月29日出台的第一批免征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中,特斯拉被排除在外,比亚迪与戴姆勒合资的腾势、比亚迪e6与江淮和悦iEV等车型都顺利进入了目录。“要拿到补贴必须符合国家技术标准和充电通信协议标准等。”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标准化中心副主任、能源行业电动汽车充电设施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永东说。

 

目前,全球有四种电动车直流电充电标准,分别为特斯拉、中国、日本和欧美标准。据悉,中国电动车充电国标或将于今年年底出台。随着电动车在世界各国受到的政策扶持力度越来越大,充电站数量越来越多,特斯拉必须解决充电标准问题。此前,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吴碧瑄表态称,特斯拉将会兼容国标,“当中国的标准确定后,我们会更改成兼容中国充电标准。”

除了充电标准,特斯拉的车主也让其欢喜让其忧。尽管车主对特斯拉产品青睐有加,但部分车主对于电动汽车的概念并不清晰,对充电设施的复杂性以及潜在风险都欠缺考虑,对特斯拉的直销模式也不熟悉,以至于出现“砸车维权”的极端行为。这些问题都将是特斯拉在中国成长的隐患。

即便如此,特斯拉仍选择疯狂前行。“让我们一起成为疯狂的人,因为世界只会被疯狂的人改变。”吴碧瑄在信中如此鼓励她的中国同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