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卖面膜,到底什么鬼-金色面具背后的微商怪像

 情人节卖玫瑰面膜、清明节卖艾蒿面膜、夏天卖绿豆泥面膜、秋天卖燕窝面膜……社交圈里的面膜从年头卖到年尾,从未卖断货。试问,微商刷屏谁最强?面膜,面膜,还是面膜!面膜占据了微商界的半壁江山,就像一张张面具,它的背后有着怎样的真相呢?

 

      “埃博拉”专拿平民开刀

        对于微商营销,想必你早已是敢怒不敢言,亦或是也萌生了借此平台捞点金的想法。“代理”或者“总代”遍地都是,尤以面膜居多,这种类似于上下级赚差价的产品营销模式,有没有让你想到传销呢?

        有网友感言:“有的人在朋友圈买面膜,煽动力很强,像是要给你洗脑一样”。大家都号称自己卖的面膜是“厂家直销,保证正品”,而实际上,除了图是真的,产品来源与质量,都无从考证。

        看到这儿,你也许发现了疑点,面膜从买到卖,走的并不是所谓“厂家直销”的主干道,而是平民间倒卖,拿面膜界的明星“俏十岁”来看,微博、微信、qq,甚至贴吧、论坛,都有它的踪影,是谁在卖、谁在买?显而易见,不管是这病毒的携带者、还是垂涎者,都是逃不开微商阵地的网民自己。

       “代理”移植,风险翻倍

       一场席卷海淘、代购等电商的面膜病毒,将营销将主力从专柜、官网转移下来,网上发帖卖货,店铺租金变成了一级级代理间的利润差价,可谓绰绰有余。

        代理多了,无路可走!当当人人都来做代理,商品的宣传描述就变成了:“10分钟见证奇迹,选美小姐都在用的好面膜”;售后质保也是看醉了:“本人拍着胸脯保证质量,不好用跟你姓”;可这,却可能是新闻头条《敷面膜暴毙背后的故事揭秘》的“美丽”结局。

        面膜代理信誉度几何?近日,一款名为“勾勒”的面膜在网上宣传称即将登陆香港TVB强大的合作伙伴、打造强势品牌,网上宣传中还P有央视播出截图。但据知情人表示,勾勒主要是在微商上销售,其在江苏的省级代理商杨子也曾讲过:管他(勾勒)是什么产品,那怕是毒面膜,只要能挣钱就行。

        低成本,高销量

        一片普通面膜的成本平均在1元以下,但最终到买家手中的价钱成了十元,三十元,甚至百元,并且面膜作为快消类化妆品,一般都会有较为大批量的购买,这样光是一单的成交额利润就在几百元。

        庞大的消费量,加上微商特性的快速传播层层相加的客源,更是利滚利,新型社交工具的变种传销暗藏其中。逃开有关部门调查的法眼,受害消费者往往只能坐等新媒体揭开内幕的那一刻。

        图文并茂的功效介绍与使用者好评,都是一种常见的造势。在此,解读君再告诉你一遍:专利号并不能代表什么,专利靠的是申报,专利局是不需要去验证其功效与成分的,对于安全性和真实性并不能完全保证,专利局的义务中不包含打假,不要中招了找专利局哭。

        在“放养式”平台“杀熟”

        昔日的好友相识,瞬间摇身一变,身份转为卖家,人人打着“自己信赖的产品,让信任自己的客户放心”这样的旗号,厚脸皮的社交圈成了圈财的工具。微博新增的粉丝、微信请求通过的好友等等,可能并非仰慕你的强大           魅力,主动来喊“约吗”的善类。以朋友之名,谈天说地“钓鱼”兜售商品的人,往往先扔感情烟幕弹,带你进入包围圈,再抢你钱包,然后拉黑消失在人海。

        晒着“我亲戚、我闺蜜、我哥们在国外”的人,更是打着海外代购的旗号,干着化妆品代理的勾当。要知道,海外产品要大批量进入大陆,只有走化妆品公司代理的渠道,私人代购往往批量小、快递慢,且商品真假难辨。

        尽管微信也推出了可供商家注册的公共平台。但类似于面膜模式的微商营销仍然处于“放养”状态,对其的监管极为有限。有专家表示,想要进一步放大“微平台”的营销潜力,必须制定一套可行的管理体系。只有在有效的监管下,才能带给消费者愉悦的购物体验,才能够保持这个平台活力、生命力。

        “熊猫设计”普法:任何不在药监局备案的任何一款化妆品,都是禁止销售的,另外,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