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互联网“求关注”?认真你就输了!

我喜欢邓丽君,死掉了;我喜欢梅艳芳,病故了;我喜欢黄家驹,摔死了;我喜欢张国荣,跳楼了;我喜欢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当你看到这样的段子发笑时,当你在某一热点事件背后做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时,有一个年仅19岁的少年正因失恋而在微博直播自杀,这看似可悲的事件背后到底意味着什么?

 

        直播自杀,只是“求关注”吗?

        95年的小曾出生于泸州,不到3岁父母便离异,和外婆长期生活在一起的小曾成了精神上的“孤儿”。年仅19岁的他因情轻生,其内心的脆弱让人怜惜——如果多些家庭温暖,悲剧也许就不会发生。

        心理学家说,早恋现象离不开家庭因素、心理因素,更离不开社会因素。青少年接触网络的年龄在段逐年降低,公共场所随处可见拿着手机、iPad的少年低头族。大量带有色情、暴力、低俗的文字和游戏入侵互联网,一个偏激、极端的世界观大门徐徐打开,面对现实中的挫折不能积极乐观地去对待,而是以极端方式求得解脱,小曾的软弱显而易见。

        通过网络直播自杀,这张隐形大“网”的背后不止是“求关注”,它内容虽丰富却良莠不齐,互联网对青少年的人生观、世界观的影响成为焦点。

        网络暴力难辞其咎

        网络暴力导致的惨剧不仅是在中国,2010年1月14日,使年仅15岁的少女菲比•普林斯因不堪在学校受同学欺负和网络上遭遇语言暴力,在家中上吊自杀。

       据统计,近年来采用微博等手段直播自杀的案件达20起,……,然而不谋而合的是其背后的网络暴力主因。

       在小曾直播自杀的4个小时之内,吸引了大量围观人群,有人积极开解劝导,也有相当一部分人作出“我就是来打酱油的”“老板再来几串肉筋”这样的围观心态,更有甚者说出“有种你就去死”“还不死?你赔我流量”等刺激性言语。

        不论他因情自杀是否愚蠢轻率,不论网友们曾经受过多少类似直播自杀、最终变成噱头的欺骗,我们都应该对生命抱有严肃负责的态度,做不到循循劝导,至少也不应该再雪上加霜。难道就因你痛恨他的轻生与不负责任,就可以挑拨他已经很脆弱的神经?

        互联网已进入冰河时代?

        上月28日高圆圆和赵又廷大婚,网上一众屌丝男大喊伤心,不管是否系故意炒作,反正是上了头条。回首当年,圆圆和又廷的结合还要从影片《搜索》说起,而高圆圆在《搜索》中所饰演的正是一名深受网络暴力威逼直至自杀的女白领。

        许多人以为只要躲藏在网络背后就可以肆意伤害别人,既不犯法也不怕犯法,因为根本没法可依。网络暴力现象的层出不穷,净化网络环境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实名制的出台确实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网络乱象,但文明的底线应该是在每一个人的心里。

        自杀本是一种私密的决定,直播自杀则折射出小曾内心微弱的求救信号,或许他需要的不是用死来解脱,他更需要的是有一些人一些话能更帮助他脱离内心的痛苦。

       其实网络暴力乱象无处不在,扶起摔倒老人的人被视为“土豪”,搀老奶奶过马路也要截图点赞。全球气温变暖,但互联网世界却在变冷,这种冷因为科技网络的发达,让人戴上了厚厚的面具,让眼睛和心受到了蒙蔽。所以,解读君呼吁#暖冬行动#不要让内心的良善被这种寒冷淹没,我们一同去唤醒,哪怕只温暖到身边的人也好。